对公路收费政策该进行“清理”了

摘要:  河南农夫“天价逃费案”引发人们对公路高收费的批评,交通部副部长翁孟勇“没有收费公路就没当下造诣”的回应再次引起舆论质疑。但事情还没完:交通部综合司

  河南农夫“天价逃费案”引发人们对公路高收费的批驳,交通部副部长翁孟勇“不收费公路就没当下成绩”的回应再次引起舆论质疑。但事件还没完:交通部综合司副司长蔡玉贺日前流露,交通部正在研讨公路收费标准跟系统,现行收费公路最高30年的收费年限可能会延长,同时收费标准将降落。他还说,国外良多公路的收费年限可达90年甚至100年。

  中国老庶民始终渴望着公路早点姓“公”,收费公路早点变免费公路。没想到这个欲望实现之日不是越来越近,反而越来越远。全世界14万公里收费公路有10万公里在中国,但无论是实施收费政策仍是延长收费年限,有关部分却总能在国际上寻找到“根据” ——翁副部长说有60多个国家履行收费公路政策;蔡副司长则称国外许多公路的收费年限很长。问题是,为什么咱们偏要跟少数国家接轨,却不跟多数国度接轨呢?

  按蔡副司长的意思,延长收费年限是为了降低收费标准。这个逻辑在实践上成立,但一碰到我国收费公路的现实则不能成破。我国收费公路的现实是:虽然最高收费年限为30年,但因为收费标准畸高,基本无需30年就可收回成本、偿清贷款;固然国家划定已偿清贷款的公路必需终止收费,但处所政府往往又将之卖给企业变成经营性公路,并且一再倒卖,使其收费年限远超30年,甚至有一直收下去的意思。这些现实,从收费机构员工的高收入、高福利中得到了间接印证,从审计署的呈文中得到了直接印证。依据审计署的讲演,北京机场高速、山东济青高速等12个省市的35条经营性公路,获取的通行费收入高出投资成本数倍乃至10倍以上,而京石高速在由还贷公路“变性”为经营性公路之后,总收费年限长达42年。

  这些事实表明,我国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虚高、收费年限虚长,与投资本钱重大不相当。换言之,并非由于收费年限较短才导致收费尺度畸高,下降公路收费标准,不须要也不应当以延伸收费年限为前提。

  畸高的公路收费剥削着大众好处,妨碍着经济发展,该对公路收费政策进行“清理”了,这种“算帐”至少应包含两方面。

  其一,公路收费标准据何而定。中国已步入汽车社会,公路收费是波及宽大民众切身利益的问题。《政府制订价格听证措施》规定:制定关联大众亲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钱,应实行听证。参照此规定,公路收费收费标准和收费年限,应通过听证解决。但从目前来看,公路的“花费者”对这些切身利益问题毫无发言权。这种现象必须改变。

  其二,“贷款修路、收费还贷”模式何时终结。这种公路建设模式始于上世纪80年代,当时国家财力有限,贷款修路是不得已的挑选。而当初国家财力富余,很多地方政府也富得流油,政府原来有钱用于公路建设,却依然贷款修路。这种景象同样殛须转变。

疾速团购报名

品牌: 抉择品牌 *

车系: 选择车系 *

地域: 取舍地区 *

姓名: *

手机: *

–>

最新车闻

试驾评测

用车之道

更多请关注官方微信:mycar168new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